blog

致美国:对不起,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永远不会成为你的朋友。

<p>我出生于伊朗伊斯法罕伊斯兰革命后的1979年</p><p>与许多其他伊朗裔美国人不同,我在伊朗生活,学习和成长,包括在艾哈迈迪内贾德的总统任期和最高领导人阿里·哈梅内伊的领导下</p><p>我相信我已经获得了实地经验,目睹了伊朗政治机构如何运作以及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如何在社会的每个部门拥有自己的爪子</p><p>值得注意的是,革命价值 - 反美主义(对撒旦的死亡) - 是政治制度,理性和合法性的存在,尤其是伊朗领导人的顶级镀金圈子</p><p>无论一个人想要做什么,无论政府采取何种政策,无论美国政府想做什么,都无法改变该体系的潜在意识形态和革命支柱</p><p>为什么</p><p>因为如果你把这种革命价值(反美主义)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带走,那么这个系统就会像沙屋一样崩溃</p><p>这就是为什么每当领导人认为美国和伊朗越来越近的时候,伊朗顶级的镀金领导人就重申美国是第一个敌人的信息:“大撒旦”</p><p>自1979年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以来,德黑兰的信息一直是伊斯兰共和国的威胁和生存</p><p>我们从很小的时候就通过教育系统和书籍接受了关于危险的“美国”的教育</p><p>该州的媒体一直在重复为什么人们应该继续说“在美国死”,并将美国归咎于伊朗所面临的每一个社会经济和地缘政治问题</p><p>拥有这个强大的“敌人”也是伊朗领导人的社会,政治,战略和经济替罪羊</p><p>如果没有“大撒旦,敌人”,伊朗领导人怎能镇压反对派呢</p><p>如果没有存在主义的“大撒旦,敌人”,哈梅内伊和伊斯兰革命卫队如何解释庞大的军事预算</p><p>如果没有“大撒旦,敌人”,伊朗领导人将如何关注伊朗人每天面临的困难</p><p>如果没有“伟大的撒旦,敌人”,伊朗领导人如何分散人们对伊朗最高财富和大规模贫困的注意力</p><p>没有“大撒旦,敌人”,哈梅内伊的社会基础能否获得他的合法性</p><p>拥有强大的“大撒旦,敌人”也是一种通过煽动仇恨和恐惧来引发民族主义情绪来统治的方式</p><p>有关更多信息和细微差别,您可以在此处阅读不同版本</p><p>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ajid Rafizadeh博士是美国政治学家,商业顾问,畅销书作家,国际中东理事会主席</p><p> Rafizadeh受哈佛大学教育,是哈佛国际评论顾问委员会的成员</p><p>他是美国公民,最初来自伊朗和叙利亚,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伊朗和叙利亚度过</p><p>他是几个重要且有影响力的国际和政府机构的董事会成员,他的母语是阿拉伯语和波斯语</p><p>他还会说英语和达里语,并且能说法语,希伯来语</p><p>您可以注册Rafizadeh博士的时事通讯,以获取HERE的最新消息和分析</p><p>你也可以在这里订购他的书</p><p>您可以在这里找到更多关于Rafizadeh博士的信息</p><p>您可以通过[email protected]与他联系,

查看所有